歡迎您,來到泰州生活資訊!
聯系電話:      投訴及投稿郵箱:

小說+戲劇+影視 擦亮陝西文化金字招牌

2019-08-13 01:53 來源:未知

  展開波瀾壯闊的40年文化改革發展長卷,伴随着改革開放不斷深入的偉大實踐,陝西文化領域的改革發展,走過了極不平凡的曆程,取得了極不平凡的成就。

  在今天的中國文壇,文學陝軍絕對是一個響亮的名字,其成就、影響、地位已經得到文學界的廣泛認可。

  從1977年開始評選的中國長篇小說最高獎項——茅盾文學獎已曆經九屆,其中有三部長篇小說出自“文學陝軍”之手;此外,還有多位陝西作家摘取了魯迅文學獎、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等國家級權威文學獎項。1978年到2018年的40年來,陝西作家為文壇奉獻的文學作品,不管是數量、質量,都在中國乃至世界文壇上寫下了輝煌的一頁。

  1982年,路遙推出中篇小說《人生》,使讀者産生了“情感上的深深共鳴,達到了動人心魄的藝術魅力”。《人生》一經問世,很快叫響全國。随後,陳忠實、賈平凹、莫伸等作家作品紛紛問世。1988年,賈平凹推出長篇小說《浮躁》,該書出版即引起轟動,并獲美國美孚飛馬文學獎。 同年,路遙推出了《平凡的世界》第一部。小說以恢宏的氣勢和史詩般的品格,全景式地表現了當代城鄉社會生活,榮獲1991年茅盾文學獎。這也是陝西作家首摘中國長篇小說的最高獎項——茅盾文學獎。

  1993年,沉寂一時的文壇忽然刮起了一陣強勁的西北風,陳忠實的《白鹿原》、賈平凹的《廢都》、京夫的《八裡情仇》、程海的《熱愛命運》、高建群的《最後一個匈奴》五部陝西作家的作品同時在北京的五家出版社出版。時任《光明日報》記者的韓小蕙在當年5月發表了題為“陝軍東征火爆京城”的文章。“陝軍東征”這個說法由此叫響,并最終成為載入中國文學史冊的标志性的文學現象。

  随後,馮積岐、紅柯、高建群、葉廣芩、冷夢、朱鴻、和谷、方英文、吳克敬、穆濤、陳彥等一批作家迅速成長起來。如今,在“百優計劃”的助力下,“文學陝軍”新梯隊已初具規模。60後、70後作家周瑄璞、王妹英、杜文娟等相繼推出新作《多灣》《得城記》《紅雪蓮》;80後作家周子湘在《人民文學》《民族文學》發表小說,并被《小說選刊》轉載,入圍《小說選刊》2017年汪曾祺華語小說獎。楊則緯的小說被《小說選刊》《小說月報》轉載,獲得《中國作家》劍門關年度獎;90後作家範墩子、王悶悶在全國文壇嶄露頭角。

  與此同時,以胡采為導師的,以蒙萬夫、劉建勳、暢廣元、肖雲儒、李星等為代表的老一代批評家,尤其是“筆耕組”在陝西當代文學品牌建構過程中也有着不可磨滅的功績。

  今年9月27日,“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最具影響力小說”評選結果發布。共有40部小說作品入選“改革開放四十年最具影響力小說”,陝西就有四部作品名列其中,陳忠實《白鹿原》、賈平凹《浮躁》、路遙《平凡的世界》入選長篇作品,路遙《人生》入選中篇。

  改革開放初期,陝西的戲劇舞台即先聲奪人。從秦腔到豫劇,從兒童劇到音樂劇,從話劇到曲藝……一部部推陳出新,生發時代正氣,啟迪思想、陶冶情操的原創作品不斷湧現。

  改革開放至21世紀初,舞劇《秦俑魂》《長恨歌》《王貴與李香香》,古典舞劇《長安神韻》《秦風唐韻》及大型詩畫樂舞《蓬萊仙境》《齊風海韻》等不僅享譽國内外,更先後榮獲國家和省市級大獎。話劇《巍巍昆侖》《的故事》《艱難時事》《軒轅黃帝》《命斷贛江》《郭雙印連他鄉黨》等深受觀衆的歡迎與好評。其中《的故事》榮獲中宣部“五個一工程”大獎,《郭雙印連他鄉黨》囊括了國家級全部大獎,并入選國家舞台藝術精品庫,實現了曆史性的突破。

  新作好劇集中登場的同時,許多戲劇創作單位完成了從等待輸血到積極造血的巨大蛻變,在時代的畫卷上盡情揮灑,成為改革開放以來,陝西文化體制改革穩步向好的強健脊梁。2009年10月28日,按照國家關于省市文化單位轉企改制的要求,組建陝西演藝集團,下設省歌舞劇院、省樂團、省雜技藝術團、省民間藝術劇院、省京劇團、陝西人民藝術劇院、西安人民劇院、省演出公司8家單位。

  改制以來,在政府相關部門的扶持和引領下,陝西戲劇藝術家們,滿懷着對藝術理想的執着信念和對文化的使命擔當,積極投身火熱的創作生活,以飽滿的創作熱情,創作生産出了一批又一批體現本土文化魅力的優秀作品:如話劇《白鹿原》《平凡的世界》《師》、現代京劇《老倔頭“鬥酒”傳奇》、大型雜技劇《絲路彩虹》、音樂舞蹈史詩《大秦雄魂》、大型秦腔曆史劇《大漢蘇武》《司馬遷》、大型秦腔現代戲《易俗社》、新編秦腔現代戲《柳青》等,這批展現陝西曆史文化,脍炙人口的戲劇藝術作品,在全國引起強烈反響。

  “改革開放的浪潮滾滾而來,同時也推動了陝西電影的發展。電影《生活的顫音》和《西安事變》先後面世,象征着陝西電影開始攀向新的高峰。” 陝西省電影家協會主席張阿利介紹:1983年末,吳天明擔任西安電影制片廠廠長。讓西安電影制片廠的導演開始面向現實,關注人的本身。1984年,吳天明導演的《人生》面世,象征着以西安電影制片廠為代表、以西部電影為品牌的陝西電影開始走在了自己獨特的藝術道路上。随後拍攝的《野山》《黑炮事件》《老井》《紅高粱》都是傑出的西部電影作品,将陝西電影推到巅峰。其中,《紅高粱》斬獲了柏林國際電影節金熊大獎,《老井》獲東京國際電影節大獎,這讓以陝西電影為代表的中國電影在國際上有了知名度,也迎來了陝西電影最輝煌燦爛的發展時期。

  進入新世紀以來,除西安電影制片廠外,更多的民營公司以及優秀的影視作品如雨後春筍般出現,湧現出了《無人區》《西風烈》《可可西裡》等脍炙人口的優質作品,西部電影越來越成為了一種藝術化和國際化的追求與衡量标準,迎來了新西部電影的崛起期。

  近年來,陝西電影人砥砺奮進,先後創作出獲得柏林國際電影節金熊大獎的《圖雅的婚事》、銀熊獎的《白鹿原》《團圓》《紡織姑娘》,獲得上海國際電影節大獎的《郎在對門唱山歌》,獲得莫斯科國際電影節聖喬治大獎的《塬上》,獲得蒙特利爾電影節、洛杉矶電影節等多個獎項的《血狼犬》等。另有獲得國内各種電影獎項的《錢學森》《隐形的翅膀》《德吉的訴訟》《腳尖上的信天遊》《愛的帕斯卡》《她們的名字叫紅》等一批富有鮮明藝術與文化特色的優秀電影。這些電影的出現,形成了近年來陝西電影藝術創作的精彩畫廊,大大提升了陝西電影的影響力。

  改革開放以來,陝西電影經曆40年坎坷沉浮。在這個過程中,陝西曾作為中國電影的創新之都,吸引了衆多影視從業者聚集于此。

  2014年,第一屆絲綢之路國際電影節在西安舉行,這是陝西電影響應國家“一帶一路”倡議的國際性的電影交流平台和重要文化符号,四年來,已經有力推動了陝西電影的全面發展,讓陝西與國際之間建立較為充分的電影文化聯系,促進了陝西電影文化産業的國際化交流。

  曾幾何時,進劇院、音樂廳看話劇、聽交響樂,還被視作少數人的奢侈、風雅之舉。改革開放40年,一切變了模樣。在陝西,各種演藝場所越來越多。一年365天,幾乎天天都有各種藝術形式在各個劇場輪番演出。

  改革開放以來,陝西堅持文化為民、文化惠民,不斷加快構建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。比如,送戲下鄉讓藝術融入百姓生活;農家書屋激發群衆的求知;文化基礎設施建設讓群衆在家門口就能享受健身快樂……随着我省大力開展文化惠民工程,群衆的精神文化生活幸福指數不斷攀升。

  40年來,對我省文化産業蓬勃變化感觸最深的,應該是那些熱愛戲劇的西安市民。直到今天,家住太華路的趙大爺,還清楚地記得上世紀七十年代,豫劇《假婿乘龍》在西安演出時一票難求的火爆場景。如今,想要在陝西看一場戲劇,已經是“家常菜”一樣簡單和方便的事情,遍布全省各地的戲劇舞台場所中,覆蓋各戲劇門類、國内外藝術團體,每個戲劇迷都能在其中找到“心頭好”。華陰老腔、皮影戲、西安鼓樂等非遺表演已經越來越多地出現在老百姓的身邊。

  與世界對話,将國際一線年永久落戶陝西以來,絲綢之路國際藝術節已經成功舉辦了五屆。文藝演出、美術展覽、文化論壇、惠民巡演四大闆塊讓整個陝西變成戲劇舞台,讓古城觀衆在家門口欣賞到中外豐富多彩的藝術盛宴。作為絲綢之路國際藝術節的重要專題活動,惠民巡演五年多來深入社區、高校、廠礦,進行了近千場公益演出,已經成為廣大陝西基層群衆領略絲路文化、感受異國風采的重要平台。

  40年來,朝氣蓬勃的文化發展讓更多的三秦百姓得到文化滋養,實實在在的文化惠民,為大家營造出直抵内心的幸福感。

  從“陝軍東征”享譽全國,到“文學陝軍”新梯隊建設初具規模,老中青三代一齊發力;共有40部小說作品入選“改革開放四十年最具影響力小說”,陝西就有四部作品名列其中,陳忠實《白鹿原》、賈平凹《浮躁》、路遙《平凡的世界》入選長篇作品,路遙《人生》入選中篇。

編輯:admin